刘伯温传奇三肖中特|香港马会一肖中特三肖中特免费公开
林外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仙俠 > 天刑紀
天刑紀曳光小說全文閱讀 天刑紀精彩章節

天刑紀曳光 著

主角:無咎紫煙
熱門小說《天刑紀》是無咎紫煙最新寫的一本武俠仙俠類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曳光,書中主要講述了:今朝修仙不為仙,只為春色花滿園;來日九星沖牛斗,且看天刑開紀元。——光明閣vip群:423807160光明閣聊天群:209710200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19-04-16 11:27:44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感謝:枉塵、癡傻愚頑、jourbox、草魚禾川、夜游神2014的捧場與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祠堂外的山徑上,無咎在回頭張望……

四周郁郁蔥蔥,高遠處云遮霧掩,整個山谷便如水墨浸染般的清新動人,熟悉的祠堂與遠處的村落點綴其間,還有山嵐淡淡、炊煙裊裊,使得山水畫卷更添幾分生氣。

不過,本公子卻要走了!

由此往南,只須繞過祁家村,便可出了風華谷。再去十余里,據說有條大河。繼續往前,橫穿南陵腹地,越過大澤、荒漠,直奔靈霞山。試想一二,紫煙突然見到本公子拿著信物尋去又會怎樣?如此萬里迢迢,癡情如我,感天動地,她定然驚喜萬分啊……

無咎轉而看向前方,一時之間,躊躇滿志。循著小徑,片刻之后便已臨近祁家村。雖然連日多雨,卻遍地野草,沒了泥濘,走起路來很是輕快。而才要繞過村口的池塘,他不禁閃了個趔趄。

池塘邊的樹叢中冒出兩個孩童,一男一女,正是不用上學的山伢子與妞兒。

山伢子手里拿著一串螞蚱正玩得起勁,見有人來,不由得擦了把鼻涕,意外道:"先生……"

妞兒則是背著兩手,怯生生道:"見過先生……"

兩個孩子之外,遠近再無別人。

無咎走過去,伸手便在山伢子的頭上敲了個脆響:"臭小子,你整日就想著趕走先生,總算如愿了吧……"他又順手刮了下妞兒的鼻子,還送去一個鬼臉。

山伢子"哎呦"一聲,捂著腦袋往后躲閃。妞兒以手掩面,搖晃著雙髻"嘻嘻"笑著。

無咎不想遇見村里人,徑自從兩個孩子的身旁擦肩而過。

"先生,俺只顧著玩耍呢,沒想趕您走……"

無咎循聲回頭,腳下一頓。

山伢子已淘氣全無,還在頗為笨拙地辯解著。小家伙有眼色,見先生背著包裹便猜出了八*九分。卻不料先生真的要離開風華谷了。他情不自禁挽留道:"先生,俺以后乖著呢,您別走了……"

其實當個教書的先生也不錯,至少圖個安逸。而即便不想走,奈何身不由己。好在前方有靈山,前方有仙子!

無咎沖著兩個孩子嘿嘿一笑,不再多說,擺了擺手,繼續往前。

離開了風華谷,一路往南。

天上又下起了雨。

無咎撐開紙傘,在風雨中獨自前行。

……

三日后的下午時分,連綿不斷的雨終于停歇了,幾縷陽光從云隙中泄下,遠處的半空中有彩虹高掛,煞是美麗。

有個年輕的男子從路邊的樹林里冒了出來,身著青袍,書生打扮,背著包裹,拎著雨傘,卻一邊抬頭張望,一邊吃著手中的桃子。

這不是旁人,正是離開風華谷的無咎。他在外漂泊的兩年多,拋開兇險遭遇不提,至少學會了捕魚抓蝦、抓鳥逮兔等諸多生存手段,順道摸幾個桃子吃,對于無先生來說再也尋常不過。

前方有大河攔路,隱約好像有個渡口。

無咎扔了桃核,擦了把嘴,穿過青草小徑,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前走去。須臾,來到岸邊。他抬腿甩著拖沓的泥水,見有人早到一步,便含笑打著招呼。

岸邊歪斜地立著一排大樹,樹下的條石上坐著一位老漢、一位三十多歲的男子,以及兩個孩子。

其中的老漢背著背簍,粗布短衫,并挽著褲腿、穿著草鞋,起來欠了欠身,咧開豁牙的嘴笑著回應。

男子個頭壯實,穿著玄色長衫,發髻纏著絲帶,腰間拴著布囊,是副出門在外的裝束,而圓臉有些黑,上面幾個麻子坑,一雙瞇縫眼倒是透著精神。

兩個孩子,竟是一對女娃娃,八、九歲的光景,皆面黃肌瘦、衣衫破舊,彼此相偎而神色怯怯,一看就是窮人家的出身。

無咎走到樹下,將包裹、雨傘放在石頭上,擦拭著額頭的汗水,慶幸道:"這淫雨霏霏,著實惱人,天總算放晴了,呵呵,尚不知可有船只渡河……"

老漢見眼前的年輕書生為人知禮、且說話隨和,頓有好感,笑著道:"東虹日出、西虹雨,晨虹有雨、晚虹晴。且等待片刻,渡船稍后便來!"

"如此說來,明后還是晴天了?"

無咎抬頭看了眼彩虹的方向,伸出大拇指贊道:"圣人云,三人行,必有我師!老伯,你的話應該很有道理!"他眼光一瞥,拱了拱手:"這位長兄風采不凡,敢請教……"

"鄙人廖財,乃行商坐賈之人。"

男子自稱廖財,不慌不忙地做了個揖,皮笑肉不笑地又道:"尚不知兄弟尊姓大名,又去何方?"

無咎點了點頭,灑脫笑道:"小生無咎,乃祁家村的教書先生,立志游學天下,萬里始于今日。"他沖著對方身后示意了下,不解道:"這是……"

那兩個女孩子眼光躲閃,怯怯中帶著茫然,不像是結伴出門,倒像是被人帶到此處。

果不其然,廖財說道:"我鄉下親戚的孩子,帶去鎮子上討個生活。"他似乎不愿多說,敷衍道:"原來遇上了一位先生,失敬了!"話雖如此,他人已轉身看向別處。

大河有二、三十丈寬,雨后的河水透著渾濁。波濤對岸,似有小船緩緩搖來。

無咎沒作多想,徑自坐在石頭上歇息,并扯著領口圖個涼快,不忘好奇道:"兩位小妹妹,怎么稱呼呀……"

兩個孩子沒敢應聲,面面相覷,彼此的眼光游離了片刻,其中個頭稍高些的撩起臟兮兮的發梢,一雙黑眼忽閃著,怯怯道:"回先生的話,我叫杏兒、她叫棗兒……"

名字倒也簡單好記,連姓氏都省去了。

無咎還想說笑幾句,卻聽到一聲悶哼,兩個孩子隨之顫抖而低頭不語。他抬頭去看,見廖財緩緩轉過身去。

這位廖財身為長輩,也太過嚴苛,瞧瞧那兩個孩子嚇得……

無咎心有惻隱,卻懂得莫管閑事的道理,搖頭笑了笑,坐在石頭上歇息。好在連日陰雨,天氣不算悶熱,有陣陣風兒吹來,一時倒也涼快。

正當五月,夏草茫茫,烏云徘徊,幾縷陽光乍泄,景色有序而萬物欣然。

盞茶的時辰,渡船來到岸邊。

小船兩丈長,有些破舊,當間隔著柵板,艙底的積水搖晃可見。搖船的是個老實憨厚的鄉下漢子,四十多歲,膚色黝黑,赤膊赤腳。他將船停穩了,招呼岸上的客人上船。

無咎隨著眾人上船,坐在船尾的柵板上,緊緊摟著包裹,總覺得小船要散架了。

廖財帶著兩個孩子坐在船中,眼光在無咎包裹中的劍鞘上稍稍留意,卻見包裹的主人滿臉的慌張,不由得暗暗嗤笑了一聲。

一炷香過后,小船順利抵達彼岸。

無咎付了船資,上了岸,又是一陣糊涂。前方有兩條小道,卻一左一右而不明去向。

背簍子的老漢或許住在不遠處,循著河堤走遠了。廖財帶著兩個孩子就在前方,也不知道要去往何方。且問問船家……

無咎轉過身來,卻見船家已調轉船頭離開岸邊。他只得從懷里掏出祁散人的那張繪有輿圖的獸皮,尚未辨清所在,只聽有人說道:"無先生,何故徘徊不前?"

廖財走了沒多遠停了下來,并回頭詢問。兩個孩子亦步亦趨,猶然惶惶怯怯。

無咎忙道:"由此一路往南,記得要途經鐵牛鎮,卻不知要走哪一邊……"

廖財伸手摸了摸稀疏的胡須,笑道:"我便住在鐵牛鎮!"

有人帶路,真是湊巧!

無咎收起輿圖,背緊了包裹趕了上去。

廖財瞇縫著眼,轉而舉步往前,說道:"我以為先生游學在外,并不計較去處,卻不想竟然同路,早知如此,彼此便該親近、親近……"他緩了一緩,好奇問道:"先生隨身帶著短劍,莫非還是尚武之人?"

無咎追到近前,隨聲道:"聽說南方有靈山,便有心去游覽一番。"他拍了拍肩頭的包裹,如實又道:"擺設而已,純屬壯膽!"

"先生倒也實在,呵呵……"

廖財竟然笑出了聲,整個人也顯得溫和了許多,接著說道:"先生此去,算是跟對了人……"他回頭一瞥,很是神秘地笑了笑,隨即又忍不住揭開謎底:"我所在的如意酒家,常年住有南來北往者,其中不乏奇人怪客,先生若能結識一二,或可結伴同行,倒也不無裨益!"

無咎連連點頭,趁機攀談起來。

從廖財的口中得知,鐵牛鎮就在三十里外,依山傍水,風景秀美,有鐵牛嶺聞名四方,還有橫穿南陵的易水從中經過,乃是遠近通衢之地。而如意酒家,更是賓客盈門,等等……

一個時辰之后,四人停下歇息。

所在是個山崗,搭著一座簡陋的草亭子,并有石桌、石凳擺放其中,以便來往行人歇息。此時天近黃昏,云光晦暗。而居高望去,幾里之外的情形倒也瞧得分明。只見山巒疊嶂,草木疏影,房舍、街道隱隱預約,炊煙霧靄朦朦朧朧。

據悉,那便是鐵牛鎮。

廖財坐在亭中的石桌旁,舉手示意道:"接連趕路,著實累壞了,且天色已晚,歇息片刻再走不遲!"他解下腰間的布囊,變戲法般地從中掏出幾個油紙包來,待肉脯、干果一一呈現,又摸出一個精巧的酒壺與兩個杯子,親熱相邀:"先生莫要見外,且吃些點心……"

無咎從早上出門,便沒吃東西,此時早已疲憊不堪、且又饑又餓,湊過去抓起肉脯大吃起來。

廖財才將攤開吃食,便有人上來風卷殘云。一包肉脯轉眼沒了,接著便是果子,一點都不客氣,像是經年的老友,而彼此還沒有這般熟絡吧?他稍稍愕然,隨即又微微含笑,給倒了杯酒,勸道:"先生,且飲一杯……"

又是一包果子下了肚,無咎終于直起腰身,卻瞪著雙眼,揮拳砸了砸胸口,待神色稍緩,擺手謝絕,轉身離開亭子,見不遠處有石坑積水,湊上去伸著脖子喝了幾口,這才打了個飽嗝,舒服笑道:"我這人沾酒便醉,多謝廖兄幫我省了頓晚飯……"

廖財兀自坐在亭中,還是有些難以置信:"先生出門在外,便是這般窘迫?"

無咎呵呵笑道:"有吃有喝,豈不挺好……"

廖財端起酒杯飲了一口,豆粒般的眼光閃了閃,道:"真是個苦命的可憐人,怕是從沒見識過錦衣玉食……"

無咎卻是知足常樂,帶著笑容走回亭子,見杏兒、棗兒偎在一起,并偷偷咽著口水而神色凄楚,他看在眼里,俯身關切道:"小妹妹,是不是餓了?廖兄,何不給她二人吃些東西……"

兩個女孩子不敢搭話,點點頭,又是搖頭。

廖財卻是渾不在意,一個人自斟自飲著,哼道:"她二人已耗費了我不少的銀錢,餓上三兩頓也是活該!"

不是親戚家的孩子嗎,怎能這般對待?

無咎狐疑了片刻,臉上神色如舊,不再勸說,走到包裹前,掏出兩個桃子遞了過去,隨意道:"且充饑一二……"

杏兒與棗兒畏畏縮縮,神色遲疑。

廖財并不過問,而不屑之色更濃。與其看來,今日遇到的就是一個食不果腹的窮書生。已然自身不保,卻還要四處游學,真是寒酸且可笑!

無咎卻是將桃子直接塞了過去,埋怨道:"莫非嫌棄……"

有口吃的就不錯了,又怎敢嫌棄。杏兒用胳膊肘兒碰了碰身邊的棗兒,隨即雙雙抓起桃子吃了起來,并悄悄打量著無咎,眼光中暗含感激。

廖財也算是難得大度一回,趁機端著酒杯起身走來,示意道:"既然相見有緣,豈能不共飲一杯!"

無咎正看著兩個孩子吃東西,聞聲轉過身來,卻聽"啪"的一聲脆響,接著便是廖財在驚呼:"哎呀,我的玉杯……"

原來是在轉身的時候而一不小心碰碎了酒杯,適才根本沒有提防啊!

無咎看著地上的酒杯碎屑,意外道:"廖兄,我說了不善飲酒……"

廖財兀自惋惜道:"先生既不領情,又何必成心摔我玉杯?要知道此乃南陵美玉精制而成,為我此番外出購得,一只便價值百金……"

誰要成心摔你的玉杯,還價值百金?我說了不善飲酒,還如此這般,真應了那句話,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!

無咎瞠目詫然:"廖兄,有話說清楚啊……"

………………

ps:新書沖榜,需要點擊、票票、收藏的支持,希望大家在不忙的時候,多踩踩!

更新與原來的時間一樣,中午12點30分,若是兩更,就在晚上七八點鐘。

    1. 古裝小說

      林外文學網古裝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古裝小說大全,打造古裝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古裝小說免費閱讀。看古裝小說,就上林外文學網。

    1. 寵婚小說

      林外文學網寵婚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寵婚小說大全,打造寵婚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寵婚小說免費閱讀。看寵婚小說,就上林外文學網。

    1. 鬼怪小說

      林外文學網鬼怪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鬼怪小說大全,打造鬼怪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鬼怪小說免費閱讀。看鬼怪小說,就上林外文學網。

    1. 穿越種田小說

      林外文學網穿越種田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穿越種田小說大全,打造穿越種田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穿越種田小說免費閱讀。看穿越種田小說,就上林外文學網。

    最新小說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刘伯温传奇三肖中特 重庆后二直选单式稳赚 精准一肖-码 新疆时时appl 余额宝为什么稳赚不赔 北京pk龙虎有什么技巧 双色球复式票什么意思 pk10人工1期计划在线 龙江风采22选5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5走势图 pk10冠军技巧5码公式